首页 »

"最励志的终身创业老人褚时健逝世”,微博又传假消息,明起微博实名制,听专家怎么说

2019/10/21 0:25:29

"最励志的终身创业老人褚时健逝世”,微博又传假消息,明起微博实名制,听专家怎么说

昨天(9月13日)上午,有网络大V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最励志的终身创业老人褚时健于9月13日逝世”,在该微博发出后,立即引发网友们大量转载。但不到半小时后,该网络大V又删除了微博,随后又在微博中辟谣致歉,“早上在群里看到褚时健老去世的消息,很突然也痛惜,便在微博上转发哀悼。后被告知是误传,即刻删除。但被几家传媒转发,给褚老家属、热爱褚老的朋友们和几家传媒带来困扰,特别鞠躬致歉。祝福褚老健康安好,您是激励我们一代人的榜样”。很快,褚时健本人以及其家人也通过媒体发布了辟谣声明,并表示将追究造谣者的责任。

 

微博又传假消息,造谣者事后像没事儿人似的,道个歉走人。对微博的治理,这几年早有呼声,但阻力也不小。不过,该来的还是来了。近日微博官方发布公告,要求所有用户必须在9月15日之前,也就是明天前完成实名验证,否则将无法更新微博,也无法发送评论。“前台自愿,后台实名”将成为微博用户的准则。公告发布后,引发了社会各方面的强烈关注:有人叫好,也有人质疑,更有人担心:会不会因此又“收紧”了,不让随便说了?如此一来,会不会限制了网民的言论自由?

 

对此上观新闻记者采访了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副所长殷啸虎研究员。

 

争论焦点之一,此举限制言论自由。对宪法学有过深入而专业研究的殷啸虎研究员认为,匿名发表言论对于信息传播而言,显然是更随意,更“自由”;而一旦实名制了,许多话就不敢说了,许多信息也无法传播了。但问题是,信息本身是多样化的,不是所有信息都是真实的、有益的;有真实的信息,也有虚假的信息,有正面的信息,也有负面的信息。而且网络信息具有传播速度快、传播面广的特点,虚假的、负面的信息一旦通过微博等迅速传播,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 在上述“褚时健逝世”微博事件中,如果实行了实名制,造谣者大概不会如此胆大肆意妄为吧?

 

说到底,微博实名制是为了更好地规范公民言论自由的行为,而不是限制言论自由。言论自由不是胡说八道的自由,而是负责任地说话的自由。言论自由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的能力。俗话说:童言无忌,因为儿童不具备完全的行为能力,无法对自己所说的话承担责任,所以他们的话在法律上也可以“不算数”;但成年人就不同了,言论自由永远伴随着责任,微博上的发帖、讨论同样不能例外。微博的匿名制在相当程度上是在行使权利的同时规避了责任,而实行实名制,使得言论自由权利的行使与对言论责任的承担可以更加合理地结合,从而也更好地保障了公民言论自由权利的行使。因此,实行微博实名制,无疑是规范网络行为、净化网络环境、维护社会秩序和公民权利的需要。

  

争论焦点之二,微博是私人领地,如果这也限制,那么人们的隐私行为,就没法界定了。难道我上街买个菜也要先报家名?对此,殷啸虎认为,微博是一个公共平台,而不是私人领地。在这个平台上,所有人可以平等地享受网络所提供的公共资源,传播公共信息,向公众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既然是公共平台,就必须保证公共信息的准确性,保证自己观点的真实性,这就需要有一个共同遵守的公共规则,接受公众的监督。微博实名制就是这样一个公共规则。如果连信息发布者和传播者的信息都不公开,又如何能保证这些信息是准确的、真实的呢?

  

争论之三,微博是虚拟空间,不是现实世界。对此,殷啸虎认为,微博虽然是一个虚拟空间,但是微博的使用者却是真实的个体,但它所传播的信息、表达的观点,也都是现实的、实际的。那些反对微博实名制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一旦实行了实名制,就无法利用微博这个虚拟平台为所欲为、肆意妄为。记得以前看到过这样一个案例:一个网民匿名在微博上发表各种反社会的言论,甚至威胁发动恐怖袭击。公安机关经过缜密侦查,查获了发帖的网民,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网民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程序员,平时为人老实本分,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家里,都是整天同网络打交道。在一天繁忙的工作之后,回到家里就进入了虚幻的网络世界。在现实世界与网络的虚幻世界里,形成了完全不同的双重人格;而不受限制的网络世界,又成为他肆意发泄情绪的场所。他正是以为在网络世界里,别人看不见自己,就能为所欲为!

 

争论之四,一旦实行实名制,说了真话、传播了真实信息、表达了真实想法,会遭到打击报复。殷啸虎认为,这样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如果一旦真的发生这种情形,完全可以拿起法律武器、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我们的权益。前不久,河北涉县就发生了“网民发帖称医院食堂价高难吃被拘留”的事件,结果最终依法认定这一处罚决定“适用法律不当”,责成涉县公安局撤销对当事人的处罚决定,对派出所所长停止执行职务,对办案民警调离执法岗位,责令派出所向当事人赔礼道歉。

 

殷啸虎最后认为,微博既然是一个公共平台,自然需要有一定的公共规则加以约束。“微博实名制”作为现代公共行政运作中副作用较小的一种常规管制措施,只是对言论自由的实际使用进行了合理合法的必要限制,并没有违背言论自由的原则。在此,不妨引用创立美国宪法上关于言论自由条款的著名的大法官霍姆斯的一句话:“就像其他权利一样,关于言论出版自由的权利是有限制的,就是说,它的自由行使意味着一个有组织的社会的存在,一种公共秩序的存在,没有这种秩序,自由就会被滥用,或者丧失殆尽。”